湖北14名新冠肺炎疫情防控一线牺牲人员被评定为首批烈士


2月5日,国家卫健委发布《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诊疗方案(试行第五版)》,首次提出“无症状感染者也可能成为传染源”。

那么,到底谁是无症状感染者?这些隐匿的感染者还有多少?会不会引爆第二波疫情?香港大学李嘉诚医学院教授高本恩告诉《中国科学报》:“第二波疫情是否到来关键看4月底,但无症状感染者不是主因。”

当地时间28日,智利卫生部公布该国新增新冠肺炎确诊病例299例,累计达1909例;新增死亡病例1例,累计达6例。卫生部表示目前57%的病例出现在首都地区,但是有部分地区开始出现较为快速的上涨趋势。新冠肺炎疫情暴发以来,频繁出现的无症状感染者病例,再次引起恐慌。近日,国家卫健委首度公布无症状感染者的情况。截至3月31日24时,31个省(自治区、直辖市)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报告新增无症状感染者130例,当日转为确诊病例2例,当日解除隔离302例。尚在医学观察无症状感染者1367例,比前一日减少174例。

对比国家卫健委3月7日在《新型冠状病毒肺炎防控方案(第六版)》中的定义,新定义增加了“自我感知”和“可识别症状”等主观感受方面的限定条件。过去一段时间,从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初期,随着无症状感染者陆续在各地被通报,引发科技界高度关注和重视,并围绕其如何定义展开讨论。

“历次疫情和疾病流行中都有无症状感染者出现,但这并非疫情再度暴发的诱因。”高本恩告诉《中国科学报》,“COVID-19最早在武汉出现是2019年12月初,大约1个月后才真正得到确认。其他国家的情况是,从2020年1月下旬输入性感染到2月下旬确认的社区感染,也大约是1个月。这样看来,未能严格控制境外输入病例、未能维持社区隔离才是可能导致疫情二次暴发的关键。

几天后,研究者致函杂志,澄清了事实:作者在发表这篇论文之前并没有真正与这位女士沟通,信息仅来源于德国四位患者的口述,即“这位上海女同事似乎没有症状”。这名病人事实上出现了症状,她感到乏力、肌肉疼痛,并服用了退烧药扑热息痛。

3月31日,国务院新闻办召开的发布会上公布了无症状感染者的最新定义,即无发烧、咳嗽、咽痛等自我感知临床症状、无临床可识别症状体征,但呼吸道等样本病原学检测为阳性的患者。

3月29日,国家卫健委专家组成员、北京地坛医院感染二科主任医师蒋荣猛在其个人微信公众号“北京也云感染”上发表文章称,即使是报告的“无症状感染者”,也可能存在因为症状轻微或不能正常主诉(如失语的老年人、儿童等)或因基础疾病如心血管疾病、慢性肺部疾病等症状的干扰导致信息采集偏离,同时也有客观证据显示部分“无症状感染者”其实有胸部X线检查异常表现。

美国麻省大学医学院教授卢山也指出,证实感染者的确无症状,需要排除检测方法的假阳性、采集样本和检测中的交叉污染以及数据的可重复性等。

智利新冠肺炎确诊病例达1909例 总统府一卫兵确诊